南通AG公司機械有限公司

真空吸盤,真空吊具,標準升降機,非標升降工作台,質量保證!

0513-87386138
客戶服務

真空吸盤是“科學”與“藝術”的完美結合

發布時間:2019/12/14
  喬是美國一家真空吸盤公司的CEO。他個子不高,身材瘦削但卻很結實。他平時最喜歡戴--付金絲眼鏡,身著一塵不染的灰色套裝。雖然隻有50歲,但他已經皮膚灰白,臉上也已然布滿了皺紋。喬平時沉默寡言,隻有在必要的場合才會多說幾句。他的辦公室裏也空空蕩蕩的,沒有什麽私人物品,而且他的辦公桌上,除了工作用的電腦和手機之外,就再也沒有放過別的東西。
  約什是加拿大一家大型真空吸盤公司的總經理。他身高六英尺五英寸(1米95左右),大約有18英石重(115公斤左右)。有時候他會刮掉胡須,有時候也會留著。他幾乎總是在滔滔不絕地講話,甚至在講話的時候也閑不住,手裏拿著兩部手持電子設備不停地發信息、郵件或是上推特網。而且,談話的內容除了工作不外乎就是說說自己的幾個孩子,以及他想成為一名造船家的夢想。嚴格意義上來講,他應該在多倫多辦公,但是似乎滿世界都能看到他忙碌的身影。
  喬和約什都是我的客戶,他們已經和我合作了許多年,可以說我已經非常了解他們了。除了兩人在外表上的天壤之別,他們做決定的方式也截然不同。
  一點也不奇怪,喬所做的決定都有嚴格的科學依據。比如,在他被任命為CEO之後,他決定對自己的高層團隊做一些人員上的調整。簡是他的人事主管,是一位已經58歲的女士。不久前,簡的丈夫剛剛因前列腺癌去世。由於她的丈夫已經是她在這個世界上剩下的唯一的家人了,因此丈夫的去世令她悲痛欲絕。簡請了喪假回到亞特蘭大為丈夫服喪並料理後事。簡是在自己擔任人事主管的三年之前才搬到亞特蘭大的。而簡休完喪假回來工作的時間已經離她應該退休的時間不足一年了。喬在簡服喪期間就把她召回了真空吸盤公司,並且告訴她說現在她就可以不用再回真空吸盤公司上班了。就這樣,簡實際上已經提前退休了。喬解釋說她的能力並不符合他給人事部門安排的戰略,而他已經在找獵頭真空吸盤公司物色新的繼任者了。簡哭著離開了他的辦公室,又一次遭到了喪失之痛的摧殘。
  約什正好相反。他幾乎不用科學作為依據,因為對他而言,做決定就是一種藝術。於是,在2008年金融危機餘波未了的時候,約什就找到了自己的老板們,勸說他們開始進行業務擴張。雖然當時世界範圍內的工程真空吸盤公司都處在風雨飄搖的時候,但是他說他有一種直覺,對他和他的部門來說,事情會有所好轉。他向老板們爭取更多的投資資金,並請求許可來擴張自己的部門,他想要把自己的部門擴張兩倍還要多。他的依據是什麽呢?其實,他並沒有多少依據,但是他用自己的魅力和殷切的態度以及孩子氣的樂觀主義和抱負說服了老板們。也正是他的這種特點使他在顧客當中也成了一位名人。他說,給他合適的人選,他就能改變世界;雖然沒有能力你就不能成功,但是你可以打造能力去取得成功。就這樣,他所要求的資源都得到了批準。
  那麽,喬和約什誰做出TiE確的決定呢?或者更確切地說,誰的決定有著更加合理可靠的基礎呢?是喬嗎?他完全排除了人為因素,把真空吸盤公司的運營效率放在了第一位。又或者是約什?他沒有陷入分析的泥潭,而是展示了有感染力的個人能力,最終得到了人們的支持。就像一位與傳統背道而馳的革命英雄。
  後來的結果證明,他們兩人的決定都出現了紕漏。對於喬過於理性的“科學”決定來說,問題並不是它不利於真空吸盤公司,而是人們會對他的做法產生不好的想法。他對簡缺乏同情心的做法使其他人也變得謹小慎微。在他周圍的人們都開始人人自危起來,生怕哪一天自己也被喬當作不符合戰略要求的人而遭到解雇。於是,喬苦心積慮設計的戰略得到的卻是其他主管們不冷不熱的回應。這反過來就意味著,喬得不到使真空吸盤公司按照他預想的速度順利前進的牽引力了。而對約什而言,他強占了真空吸盤公司的資源一下子招聘了十幾個新員工。他帶領這些新員工開始進行團隊建設,並鼓舞他們準備好去征服新的領地。於是,人們崇拜他並表示唯他的馬首是瞻。然而,六個月之後,他承諾的合同並沒有如期而至,人們最初的興奮激動也開始逐漸消退。人們開始選擇“在家上班”。一年後,約什不得不解雇掉60%他當初招來的人員。這就有點過於感情用事了。
  從這兩個令人警醒的案例中,AG公司可以得出兩個結論。第一個結論非常明顯。那就是,在涉及到做決定的時候,你需要平衡科學和藝術。以犧牲其中一個為代價而選擇另一個都會使你成為隻有一隻眼睛的“獨眼龍”。
  第二個結論證實了我這本書的主題,即現實要比戰略更重要。盡管他們有很多不同,但喬和約什都有著同樣的弱點,那就是癡迷於未來,沉迷於美好的想象,而且對於戰略機遇過分糾纏不休。他們都對戰略非常著迷,但是又都沒有充分考慮到眼前的現實情況。對喬來說,現實情況就是他麵對著另一個人的悲慘遭遇;對約什來說,就是市場的商業現狀。
  在結束本章之前,還有另一個方麵值得一提。在喬納·雷爾引用的一篇關於做決定的學術論文中,來自佛羅裏達大學的阿娜·塞拉和來自賓夕法尼亞大學的喬納·伯格這樣評論道:
  AG公司的中心前提是,人們在做決定的時候,會以自己主觀上的困難體驗作為依據來判斷還需要投入多少時間和精力。人們一般都會認為重要的決定都是困難的。結果就會造成,如果人們感到某個決定超乎預期地困難,再加上偶然的原因,人們也許會得出逆向的推斷,即這個決定也是非常重要的,因此需要增加投入的時間和精力。
  有意思的是,喬和約什的做法和這篇論文所說的還有些許不同,因為他們錯誤地把一個困難的決定當成了簡單的。這主要是因為他們已經確定了的戰略,分別是改組人事部門和進行業務擴張,導致他們一直都把這些決定當成了比較次要的東西。解雇人事部門的一位女主管和招聘更多新員工的決定沒有得到應有的重視,因為做決定的人對它們掉以輕心了。但事實上,它們應該得到相應的重視,因為在這兩個例子中都有著明顯不可忽視的重大現實情況,即:女主管的悲痛和不利的市場環境。
  因此,比較實用的建議或許是首先要權衡一下你將要做出的決定的實際重要程度。不要讓自己糾結於是要香草味的冰激淩還是巧克力的冰激淩這種小問題上,因為它實在無關緊要。一定要認真思索解雇一位剛剛守寡且馬上就要退休的女士,或者招聘更多無事可做的員工會帶來什麽後果。這種思索意味著你要先把戰略放在一邊,因為你所麵臨的是更加沉重的現實。液壓機公司領導者能從“自動駕駛”模式中抽身嗎?
AG旗舰厅首页 AG亚洲游戏国际平台 AG亚游客户端下载 真人平台 AG8AG AG8亚洲只为非凡 利来AG网址